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爱情故事

再回首,恍然如梦

时至今日,我才能把我的早已经在脑海中酝酿了足足有七年的文字写出来,可能是时间的七年之痒吧!记忆这东西就像小说,你完全无法详尽的捕捉到它们全部,尽再大的力,也只不过是一些零碎而已。我…

时至今日,我才能把我的早已经在脑海中酝酿了足足有七年的文字写出来,可能是时间的七年之痒吧!记忆这东西就像小说,你完全无法详尽的捕捉到它们全部,尽再大的力,也只不过是一些零碎而已。我一直在思考,终究是我遗忘了时间呢?还是时间遗忘了我。不过现在,结果如何都不再重要,因为我发觉自己本来就是无意的,于她,于时间。二零零四年的冬天,我在哈尔滨,这个银装素裹的浪漫城市,我走在街上,看不尽的圆顶教堂,西方建筑,俄国老,者,恋人…走进皮特酒吧是三点半,下午,店里人客稀疏,不过伴着芝华士的馨香的暖流扑面而来的同时…
皮特,是一个俄国人来的酒吧,店面不大,可是却很有意思,因为这里没有迪斯科,没有药,没有香艳,有的只是和我一样的坐在吧椅上喝酒的男人或女人,还有就是让人未饮先醉的古典钢琴曲,悠扬小提琴,浪漫萨克斯。我正在酌饮伏尔加的时候,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走到我的身旁,坐下。我斜着眼看她,她穿了一件小的像是婴儿装一样的黑色皮荚,戴着一副大的出奇的墨镜,淡黄色,下着一条李维斯牛仔裤,不过已经洗的泛白,脚蹬一双男士咖啡色高帮军靴,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坐在我的旁边。何至于如此打扮呢?我无从所知,不过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
你有烟吗?我被女子问。她很淡然的转过头相我,43度12.我说有,并掏出我的七喜烟,递给她一支,她说她喜欢万宝路。我看着她优雅的喷吐着烟圈,竟自惭形秽起来,因为她的样子很无流,即不主流,也不非主流。我问她为何在屋里还戴着眼镜,她说,因为瞳孔的疲惫不堪已经不起现实中灯红酒绿的刺激。我笑,她也笑。我不再说话,只是喝烈的伏尔加,而她却喝威士忌加冰,寒冷的天气要有一个寒冷的胃,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忘记寒冷。她告诉我。我点了一首大提琴曲,在那如泣如诉中,我们相对而坐,沉默不语,像老朋友一样,其实我们才刚刚认识……
我们走出皮特是晚上六点,也不知为何,她把下午就说成晚上。我们漫步在街上,夕阳是鸡蛋黄加蕃茄酱和樱桃汁的搅拌色。她让我陪她走走,我坐在吧椅上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我已经陪她在那坐了两个小时,喝了一瓶半的酒。我笑,她也笑。我看她瑟缩着脖子,把墨镜戴在眼上,问她,冷?她不说话,只是自觉的钻进我的风衣里去。她的身子全是骨头,我感受到她发抖时对我的肋骨带来的撞击,像一块块突兀的石头。她的脸有些微红,像个孩子害羞的那种,我说,酒量可以嘛!她说,只在一个人的时候。我无法不去用手臂抱着她的肩膀,因为她说她酒量可以的时候在……
我把她放在床上时她已经睡着。我为她盖好被子,去客房里找吃的。我在冰箱里找到了三颗土豆,一可花椰菜,一块冻得硬的像结石一样的牛肉。我在她的厨房里炖牛肉,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她的碟片,全是一些法国片和恐怖片,还有周星驰的好多电影,我看了一会儿,边吃牛肉边喝啤酒。她醒来是晚上十点半,眼睛里全是燃烧后的死灰一样的空洞,头发有些乱。我说,我为你炖了牛肉土豆,还热,洗澡水刚刚放好,你应该知道怎么做的,我要离开了。她看着我不动,也不说话,我站起来,要走,她跑过去把门锁死,我笑,可是她却没笑,眼泪……
我看着她咬我的嘴唇,她让我吻她的脸颊,吮干那些无味的泪水,她仰头看着我她说那些液体是一种分泌,不参杂任何感情。我说,你应该爱自己,既然感情如此奢侈,就应该珍惜。她说不是这样的,她无法爱任何人,连自己都不愿意,因为那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安慰,她说她宁可被爱的枯竭杀死,也不愿意去相谁屈服。我说,不用相谁屈服,只是去感受,感受那种我们从父母那里袭承来的本能,我说那是我们的权利,我们应该行使。我看着她从浴室里出来,我看着她喝完那些热腾的牛肉汤,我说,现在去睡觉,去做梦,去寻找自己的答案,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你要战胜它。
那是一场梦,她一直在那个大的无边无际的空间中跑步,她在那里呐喊,她只听见风声在耳边呼啸,她连回声都听不到。她在那里挣扎,那些撕心裂肺的痛,像病一样粘连着她,越来越深重,她不再说话,只是伸出手去,想抓住些什么,可是只有风从指缝间流走。她哭泣的时候像死亡的序曲,没有泪水,只有破碎的脸颊。那一夜她要战胜的不是别人的,而是自己的恐惧,那一夜她在床上痛苦的扭曲,为了从大的无边无际的空间里找到一个出口,一个答案,一个重生,一个结束。那一夜我没走,就坐在她身边,一直握着她的手,感觉到那些椎心刺骨的尖锐划破我的掌心……
阳光明媚的早晨,清脆悦耳的鸟鸣打破宁静的房间,空气像静止一样的无动于衷,我睁开眼睛,被眼前的被太阳光照耀的闪烁着淡光的红给震颤。我来不及松开那只支离破碎的手就呕吐了出来,包括我所有的痛彻心扉。她还是没能赢得胜利,我握着的那只左手被她用剔刀片划了七道口子,那些皮开肉绽的口子,泛着当初如她牛仔裤那样的白,我无能为力,看着她的娇小的身体仰首躺在那,那眼睛里什么都没有,没有悲伤没有疼痛,没有遗憾,甚至连空洞都没有。我坐在那里好久才有呼吸,那凝固了的一床的血的甜腥和我的呕吐物的混合气味乘虚而入,我只有呼吸,深深的呼吸……
我被警察带走寻问了一些问题就被放了,原来生命就是这样的一一个流程。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如同她不知道我的一样,可是她却拣选了我做她的死的看守,我像起她吻我时把我的嘴唇咬出血,我想起她的那些没有味道的泪水,我想起她的干枯的面庞扭曲的躯干,我想起她的骨骼的愤怒,想起她的吸烟的优雅和苍白的笑。我想起自己的无能为力,想起自己的空洞。警察说她是蓄意自杀,因为她的那一切的程序都是准备好的。而我只是个意外,我无法救她,她自己也救不了自己。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些天我把自己关起来,一直的睡,一直的睡……
我原本以为睡眠是治疗痛苦的良药,何曾想那只不过是给我疼痛的伤口上撒了把叫懦弱的盐。我睡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不吃不喝,只是睡,大睡特睡。可是呢?遗忘掉那一幕的可能性随着睡眠的瓦解而烟消云散,那女子的眼神、血肉、体温…全部都烙印在了我的心中。我只是个意外,我这样告诉自己。当我起床,看着镜子里那个面容枯槁,胡子拉碴的像只濒死的兽一样的男人时,我竟丝毫没有觉得吃惊。我想该有一个结束了,该有一个新的开始。当我以一幅崭新的面貌做在机场的侯机室里时,我仿佛看到了斯德哥尔摩的蓝天了。是的,我要一次远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qinggangushi/aiqinggushi/494.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