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爱情故事

我不明白,自己的这份感情到底是对还是错

是的,我其貌不扬,我贫穷如斯,只有由于才识我唯一的“财富”,只要她回来,我想我愿意与她长相厮守…… 坐在风雨飘摇的窗前,黑黑的天空已如墨染。月亮落了,星星也落了,只是心海之深处,有…

是的,我其貌不扬,我贫穷如斯,只有由于才识我唯一的“财富”,只要她回来,我想我愿意与她长相厮守……
坐在风雨飘摇的窗前,黑黑的天空已如墨染。月亮落了,星星也落了,只是心海之深处,有一点火花在跃动。爱是这样难,也是这样苦。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来到伤心处。我知道她的心底苦,可惜无人诉说,而自己又是这样的无能。面对这一切,再没有往昔的神采,整日如霜打的茄子,蔫蔫的毫无精神。美好的所有在那天晚上已经结束了,剩下的痛悔和梦魔似的东西才刚刚开始,似乎有这种预感,在今后的日子里,它必将伴随我所有的昼夜。我无法走出这一片阴影,心底唯有的一点火花,在我的漫漫长夜,还能亮多久?
她二十岁,正是如花似玉欲滴也是人生最完美最关键的年龄,她把自己送给了那个男人,送给了那个三十多岁近四十岁的男人。那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啊!那是一个社会上彻底的“混混”,除了有一个老母亲以外什么都没有(他的母亲靠他的异父同母的兄弟养着)。没有家,没有可栖身的房子,没有,也没有钱,靠租的一间民房栖身。房子的租金每月五十元,也是在拖了半个多月后,房东说了不少有伤自尊的话以后交的,房子里除了一张床外什么都没有,蚊帐是向房东借的。甚至连洗脸擦身的盆子也没有,洗涮的时候,就到自来水的水龙头下去。这个男人雄道就是她自己所说的她的那个“老公”,这个“家”难道就是她所期望的她的那个“家”吗?
在那天,在我去过她的住所之后,再没有看到过她,也没有见过她的所谓的“老公”,就象一夜之间忽然从这个城市里消失了。为什么她竞消失得如此“果断”?而我每想起她可能独自面对的困境,怎能不为她担心,怎能不把她挂牵?况且心底一份浓浓的恋情,纵然她忘记,我也唯有铭记她的出现,使我的开始变得生动起来……
听她说着这些,我真是心如刀绞。才几个月,怎么就会变成这样?是我害了她呀!
我间清了她的详细地址,一连去了十几次,才在一个早上碰到她。她的大眼睛已没有了往日的神采,她的表情滞滞的,看着这些我就心痛。我说:“丽红,我找了你好多次。”
她说:“我每天晚上都要出去。有时晚上不回来。我有老公,要吃饭,还要交房租。”
我说:“你有难处,怎么不跟我说呢?我会尽力帮你。你才二十岁,以后的路还长。”
她打断我的话,说:“我知道我是在游戏人生。可是,你知道吗?有些东西失去了,是再也找不回来的,你走吧,不然我老公回来,对你没有好处。”
她的这种麻木的表情,就象是在说别人的事。我的心一下子从头顶凉到了脚跟,心痛得无可奈何。
我气急败坏,对着她大声说:“你看看你过的什么日子!人不人鬼不鬼的,连个洗脸的盆子都没有。你口口声声说他是你的老公,他要真是你的老公,会让你去做那种事赚钱养他吗?!你也不想想,你才二十岁,就甘愿一辈子过这种日子,你对得起养你疼你的爹娘吗?”
她伏在床上嚎陶大哭,等她哭了一阵,我又放下语气说:“丽红,我们都不希望你做什么,只希望你好好做人,然后找个好男人,过上一个好日子,这难道错了吗?我们都愿意帮助你。想想吧,想好了就呼我。”
第二天她没有呼我,第三天没有呼我,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星期,仍然没有呼我。等我再次到她住所去的时候,已经人去屋空。房东说:她已经搬走一个星期了。
从此,再没有她的音讯。
我不明白,自己的这份感情到底是对还是错。如果真的错了,又错在哪里?如果真的对了,我又如何去面对这一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qinggangushi/aiqinggushi/578.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