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就该这么做

朋友就该这么做

那天,杰克把文件扔到我桌上,皱着眉头,气愤地瞪着我。他是我的新上司。我是他的秘书。 “怎么了?”我奇怪地问道。 他指着计划书,狠狠地说:“下次想...
点燃友谊之火

点燃友谊之火

从前有一个叫阿里的人,在老富商阿玛尔的店铺里打工。他很穷,但很勇敢。 一个冬天的晚上,阿玛尔说:“到现在,还没有人能够在山顶上不盖毛毯不吃东西过一晚上。我知道你很需要钱...
中国故事库
年少的情谊真好

年少的情谊真好

对门搬来一家新住户。从他出门挎书包、握书卷的样子,加之稚气未尽的面色,可以判定:他是一个学生。但他张扬的发型、时尚的服饰、悠然的神情,使人难以把他归于一个高中生。因为,被高考压迫的...
李阳的以牙还牙

李阳的以牙还牙

有一次,球星姚明和“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共同出席一个公益活动。姚明两米多高的个头,看人总是居高临下。他初次遇见李阳,心里颇有点名人相轻的感觉。他直截了当地...
朋友是最好的医生

朋友是最好的医生

朋友就是拿来麻烦的,使“朋友”一词有了更多的意义。我经常“麻烦”朋友,也喜欢朋友来“麻烦”我,在被朋友&ld...
老兵情怀

老兵情怀

1979年9月,入伍不到一年的他跟随部队来到新疆天山深处,加入到了修筑天山独库公路的大会战中。那一年,他20岁。 1980年4月8日,一个他永生难忘的日子。那天,正在深山里紧张劳作...
我的“小贩”朋友

我的“小贩”朋友

我跟两个小贩很熟,仿佛哥们儿。第一个小贩卖报纸杂志,开始的时候,买一次给一次钱,时间一长就熟悉了,再后来。他就主动给我留出来我喜欢看的报刊,再再后来,我就一次给他100元,自此省去...
一代人的友谊

一代人的友谊

我们这一代怎么能不爱怀旧呢?那个逝去的悲凉时代,已经让我们彻底地失去了青春乃至一切,只剩下了这种美好的友谊,怎么能不常常回忆而感怀呢? 亚里士多德曾经将友谊分为三种:一种是出自利益...
有一种爱叫友谊

有一种爱叫友谊

我年轻时,非常傲慢自大,这是因为我有一个俊秀英武的外貌。其实,我那时只是个虚浮浅薄的人。我经常照镜子,对着我那张漂亮的脸自我陶醉。我上高中时就开始交女朋友,身边的女友像走马灯似的不...
恰同学不再少年

恰同学不再少年

我像一只远征的蝙蝠,飞临海岛的上空。身下的厦门灯火一簇簇地翻涌在暗夜里,宛如沧海。 毕业15年,我第二次回到福建,这个曾生活四年的省份,已经与我形同陌路。我们的聚会,仿佛就是为了彼...
夏日里最后的玫瑰

夏日里最后的玫瑰

那时,他刚进厂跟我当学徒,对车间的什么东西都感到新鲜,常尾随我身后,师傅长师傅短地问个不停,一脸真诚,童稚未消。我一直称之为小弟。 小弟因母亲病故顶替进厂,之前曾在体校学体操。他两...
酒鬼卡森的追思会

酒鬼卡森的追思会

酒鬼卡森死在了厨房。临终,他的手里还拎着半瓶威士忌。 说起来,卡森可不是什么好人。40岁,没结过婚,父母双亡,酗酒,语言粗鲁,常对人大喊大叫。 如果不是新来的牧师安略特沿家拜访镇子...
下去才知道

下去才知道

姜涛最近不顺当。先是职称没评上,后来单位派人下基层挂职,本来想派他的,也被人给顶了。姜涛就请了病假,天天在外面转悠,找朋友喝酒。 这天下午,姜涛在城边的一家饭馆喝完了酒,一个人步行...
比金钱更恒久的财富

比金钱更恒久的财富

有一个美国富翁,一生商海沉浮,苦苦打拼,积累了上千万的财富。有一天,重病缠身的他把十个儿子叫到床前,向他们公布了他的遗产分配方案。他说:“我一生财产有1000万,你们每...
义猴小黑

义猴小黑

七八年前,我放弃了留在城里的机会,主动要求到位于桂南六诏山深处的一所偏远小学教书。物质条件虽然艰苦,但我的精神是愉快的。我喜欢这里质朴可爱的孩子、纯净的山山水水以及生机勃勃的动物和...
把伤害留给自己

把伤害留给自己

二战期间,一支部队在森林中与敌军相遇发生激战,最后两名战士与部队失去了联系。他们之所以在激战中还能互相照顾、彼此不分,是因为他们是来自同一个小镇的战友。两人在森林中艰难跋涉,互相鼓...
一个善良的朋友

一个善良的朋友

我的朋友是一个长着大胡子的家伙,说不上是魁梧还是敦实的身材,那双眼睛总是炯炯有神,望到某个地方的时候如同两条闪亮的光束,只是这光束并不刺眼,只是明亮,明亮而已。 记得有一次他说来了...
室友赔饭

室友赔饭

我出生于一个农村贫困家庭,上大学后,家里每月只给我60元钱的生活费。就这每月的60元也要靠父母东拼西借,所以,很多时候。我不能保证每月按时拿到这钱。为此。我必须在每月结束时留有余钱...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