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无心的伤害

无心的伤害

  那时候,我上初中二年级,正是感觉自己什么都懂的年龄。作为班上的学习委员,外向活泼的我有着绝对的威信和好人缘…

毕业离歌

毕业离歌

  伤感的怀念   实习结束,毕业在即,我回到了荆州,我的大学。   并不喜欢这座城市,却难舍那城墙和古道。每…

植物号
一抹老去的纯真

一抹老去的纯真

  ·1·   唐卡是我一个朋友的师妹,在山东读书的南方女孩。她能够千里…

粉红的围巾

粉红的围巾

  我永远记得粉红的杜鹃花盛开的那年春天,我们班上转来一位叫晴的漂亮女孩。对于我们这些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初三男孩…

因多情而完满的青春

因多情而完满的青春

  朔风凛冽。朋友在自行车的后座上一个劲儿嚷嚷:“你骑快点,骑快点!她都转弯了!&#03…

天空飘来淡淡的云

天空飘来淡淡的云

  天空中飘着淡淡的云,在辛欣瞌睡的眼中若隐若现。正是午休时间,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她哈欠连天,伏在桌子上。教…

最后一次支离破碎的善意

最后一次支离破碎的善意

  她是班里最让人心怜的差等生。起初,很多人不明白,为何她的成绩如此要命,学校还三番五次地为她召开募捐大会。 …

我是否能再温柔一些

我是否能再温柔一些

  转接这个班时,原来的班主任特意在花名册上圈出了他,并在他的名字旁写下了“不必理睬&#…

有本事,你也撕

有本事,你也撕

  我高中时候,有个数学老师,姓王。   他上课,常常讲不到十分钟时间,就会有细小的白沫子,挂在两嘴角边,像刷…

巨人的诞生

巨人的诞生

  有一年,我们学校来了一个小个子学生。说得准确些,他该算侏儒。因为他的身高实在比甬道两边的冬青丛高不了多少。…

流水无情草自春

流水无情草自春

  那年她是班里最无人注意的一个,样貌平庸,衣着朴素,成绩亦不突出,任教两年的老师提起她竟完全没有印象。早恋更…

那个迎风流泪的少年

那个迎风流泪的少年

  她刚来那天,楼上的一群坏男生争先恐后地吹起了响亮的口哨。教导主任站在楼下大喊:“楼上…

那些未曾感谢过的人

那些未曾感谢过的人

  那天晚上,有语文自习。   我去看自习。高考前的教室里静极了,悬在头顶的几条灯管,像没有吸饱水的水泥地,发…

把爱画在岁月的脸上

把爱画在岁月的脸上

  A   刚下课,江子若就从书包里掏出镜子来,她一只手捏着,另一只手在脸颊上轻轻地拍打,然后又理了理刘海。照…

一树一树梨花开

一树一树梨花开

  多年以前,在那个春风拂拂的季节里,在一树一树梨花开得正灿烂的时候,我们第一次触摸着了死亡。那年我们17岁,…

青涩岁月里的那个黄昏

青涩岁月里的那个黄昏

  13岁那年,我便离开了父母,只身到离家七公里远的镇上读初中。   当时,学校的寄宿生活条件极差,尤其不便的…

杜纤纤的草样年华

杜纤纤的草样年华

  1   杜纤纤是那种没有腰身的女生,一身宽大的校服套在身上,加上她短短的头发,从后面看,根本看不出性别来。…

遗失的美好

遗失的美好

  高二的日子一如既往地忙碌,似乎每天都在往复一种单调的三点一线,家、学校、公共汽车站成了小小的转折点。平静得…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