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神奇的斗笠

一大早,吴家庄的吴有财就扛着锄头出了门,忙活着地里的活计去了。 他刚刚下地还没锄几下,就见地北头的部顶上突兀地旋起一股旋风。 呼啦啦的风声拉风箱般嘶吼着,急速地旋转着,平地卷起漫漫…

一大早,吴家庄的吴有财就扛着锄头出了门,忙活着地里的活计去了。

他刚刚下地还没锄几下,就见地北头的部顶上突兀地旋起一股旋风。

呼啦啦的风声拉风箱般嘶吼着,急速地旋转着,平地卷起漫漫黄土,树叶,还有杂草,一路呼啸着就向吴有财这边就席卷了过来。

吴有财心下大呼‘不好’,躲避看来是来不及了,他便毫不犹豫地扑倒在地上。

就在他扑倒在地的一瞬间,忽然,旁边就有一道快如闪电的白色影子一下闪进了他的身下。用手一摸,软软的,毛茸茸的,还有一对长耳朵,原来是一只小兔子。

‘嘿,小家伙,你居然会害怕这旋风呀,拿我当避风港了?'

还没待他继续说下去,那风就呼啦啦吹到了眼前,直吹的人眼睛都无法睁开。

那一瞬间,他真切地感觉到了什么叫做风刀霜剑了。

那风裹挟着飞沙走石吹打在身上,就如利刃划过皮肤,硬生生的疼。风的力气大的惊人,仿佛下一秒,就会把他从地上连根拔起抛向空中。

他紧闭着眼睛,使出吃奶的力气让自己紧贴着地面,心里却不停的咒骂着这该死邪魅的风。

也许是这风被他咒骂的羞愧了,忽的就偃旗息鼓了,世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确实感觉到四周的寂静,吴有财一下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我的亲娘唉。‘ 他大声惊叫出声,此刻,他的眼睛正对上一双水汪汪红通通的大眼睛。

原来,是那小兔子不知何时从他身下爬了出来,正蹲在他的眼前一瞬不瞬静静地看着他。

’小家伙,你是无家可归了吗?要不我带你去我家。正好,我儿子前几天还说想要只小兔子做玩伴呢。‘吴有财一边抚着自己的胸口,边对着小兔子说,仿佛它能听懂他的话一般。

随即,他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拍拍身上的尘土,就把手伸向小兔子。

谁知那小兔子轻盈的一蹦一跳就离开了他一米多的距离。

下一刻,它竟然后爪直立,前爪抱拳,向吴有财作了两个揖。旋即,就一蹦一跳地消失在庄稼地里了。

’嘿,这年头兔子都成精了呀。‘半天,吴有财才回过神来,自言自语道。

他刚想回身,却突然发现就在自己前面的地上,静静躺着一顶崭新的斗笠。

这大概是刚才那一阵旋风刮来的吧,他在心里想着,随手就捡了起来。

正好,早晨出门的时候忘记戴斗笠了,这会子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一会就该热起来了。

真是正想着瞌睡,就有人送个枕头过来,不错不错。

到了该吃早饭的时间了,吴嫂挎着竹篮,拎着水壶向自家的地头走来。

远远看看地里并没有看到自家男人的身影,吴嫂蹲在地头,一边从竹篮里往外拿着饭菜,一边喊:’他爹,吃饭了,他爹,孩子他爹……‘

’哎呀,喊什么喊?大清早的,你叫魂呀?‘吴有财一边向地头走,一边不耐烦地对自家婆娘说。

’啊,他爹你在哪呢?我咋没看不见你呢?‘吴嫂循着声音看去,并不见吴有财的人影。

“你个蠢婆娘,我不就在这嘛。”吴有财边说,边拿了水壶咕咚咕咚喝起水来。

吴嫂但见那水壶停在半空不动,只听有人喝水的咕咚声,却不见半个人影,已经是万分惊骇。又见那碗筷自动,饭菜不停的在减少,一时间被吓了个半死。

’啊,啊,鬼呀,鬼呀……‘说完便连滚带爬的想着逃命。

’鬼什么鬼?我看你就是胆小鬼,这青天白日的连当家的也不认识了,真是该修理修理了。‘

说着,他随手摘下斗笠,一把抓住了自家的婆娘。

’啊,他爹,真是你呀?‘吴嫂看着自家男人紧抓住自己的手,还是无比惶惑的说。

’可不是我,还是谁?你今天早上中邪了呀?跑什么呀?‘

’他爹,为啥刚才我一直看不到你呀?只听见你说话,就是不见你人?‘

忽然,他脚下一阵钻心的疼痛。抬脚一看,原来是鞋底不知何时竟然磨穿了,光脚板踩在了石子上了,看来这鞋子要换了。

刚好旁边就是一家鞋店,他溜溜达达就进了门。他有点小心翼翼地四下张望着,但见那守在店门口满面堆笑点头哈腰的伙计并不理会他,他便径直来到了摆放鞋子的货架前。

他拿起一双鞋子反复的在脚上比量着,还别说还真挺合适。见半天也没人来搭理他,他便干脆把鞋子往胸前一揣,便装作若无其事地向门口走去。

心下暗自思忖:若有人发现,只说自己忘记带钱,回家取来,还上便是。

站在鞋店外好大一会,并不见有人追出来,他便是越发笃定这宝贝的神奇,越发有恃无恐起来。

一趟赶集归来,吃的,用的,穿的,吴有财竟是带回来一大堆。那一刻,他只恨自己没有多生出几只手来。

从此后,吴有财便不再下地干活,专门去镇上做些借来取往之事。

村民们眼瞅着吴家的日子莫名就红火起来,下地的活计也开始雇人,吃穿用度都是越来越阔绰,只道是吴有财祖坟上冒了青烟,挖地挖出了金元宝来。

吴家的小日子一天天富足起来,可是附近几个镇子上的治安却越来越不好。

几乎镇上所有的店铺都被小偷光顾过。虽然,官府也下了大力度去查案,布下了天罗地网,可是那小偷却如隐了形一般,东西照样少,贼人的一丝蛛丝马迹也寻不到。

一时间,镇子上的生意人都人心惶惶,有人传言是妖媚作祟,百姓们也是深信不疑。这桩案子只叫县大老爷头疼不已。

吴有财最近也是听了不少风言风语,一时心里也是惶惑,想着就这么下去也是不妥,就怕查案查案哪天就查到自己头上来。

他左思右想,还是决定举家搬迁,远离这是非之地。

只是,搬离此地总是需要花费大量的银钱。虽然,他靠着这斗笠,一应生活用品是没少搬回家,只是他还是守住了做人的底线,偷人金钱的事倒是从来没有做过。

颠来倒去,夜不能寐,他还是下了决心决定平生只做这一次没底线的事。

姑且算做借钱吧,等日后安定下来,日子平稳了,自己一定赚钱将今日亏欠如数还上。等把所有的前路都想好了,便想着此事宜早不宜迟,决定次日就实施自己的计划。

日上三竿,吴有财正在吃早饭,忽听得墙外一阵敲锣打鼓的乐曲声传来,似乎还伴着嘻嘻哈哈的欢声笑语,感觉好不热闹。

吴有财顺手抓起斗笠,戴在头上就出门看热闹去了。

他刚一出门,不知怎的,忽的就吹过一阵狂风,猝然就把他的斗笠吹落在地。随即,斗笠又被吹到半空,忽忽悠悠就被吹向了远处。

吴有财心里一阵的懊恼,刚刚没抓稳斗笠,居然让它被风吹跑了。他一路深一脚浅一脚地追随着斗笠,向着它被吹走的方向狂奔着。

等他气喘吁吁地一路追到了村口,风已经停歇了,他的斗笠就晃悠悠地挂在一棵古槐的枝头。

虽然有了刚刚失而复得的插曲,吴有财还是决定一切照旧,一路行色匆匆往镇上赶去。

到了镇上,他便毫不犹豫的一头就扎进了镇上唯一的辉记票号。

他的运气还真不错,正巧有客人正欲往柜台里存银钱。白花花的银子正摊在柜台上,他便毫不客气地将银子一股脑的收进自己准备好的包袱里,随即转身就走。

刚刚被他的举动惊呆了的众人,一下回过神来’啊,有贼,抢劫,抓小偷……‘

一时间,众人一哄而上,三下两下就把吴有财打倒在地,捆了个结结实实。

’你们?你们能看见我?‘吴有财嘴角淌着血丝,十分狼狈却又万分不解的看着众人。

’笑话?你以为你会隐身术呀?你这么大个活人在眼前,会看不到你?除非我们都眼瞎了。‘众人嗤笑着他,深深怀疑这人应该脑子进水了。

早有人报了官,不大一会官差便到了。吴有财被带到大老爷面前,惊堂木一拍,他早被吓得三魂出窍了两魂,一股脑的将他做的好事抖了出来。

总归他还没有犯下大奸大恶之事,但是几年的牢狱之灾那是免不了的。

夜里他正睡在冷冰冰的泥地上,恍惚间就看见了一只毛色雪白的小白兔立在他面前,对他竟然口吐人言:’那日承蒙恩公助我躲过了风灾,无以回报便将这能隐身的宝贝送与了恩公。没想到竟因此害了恩公,险些铸成大错,终究是一个贪字害人。恩公只管在此好好改造,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你的家人会好好等你回来。‘

他正欲要说些什么,蓦然就从梦中悠悠转醒,只是,眼前哪里还有什么小白兔呢?

望着那逼仄的小窗透过来的凄凄惨惨的月光,他不禁涕泪横流:’佛家说,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40.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