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鬼疰死局

隋大业年间,这日傍晚,年仅14岁的戴胄和老仆来到了荡水城南郊的盛隆客栈前,正欲投宿,伙计却拒绝让他们入住。 念及方圆十里再无第二家客栈,戴胄只得求伙计行个方便。伙计稍作犹豫,终于答…

隋大业年间,这日傍晚,年仅14岁的戴胄和老仆来到了荡水城南郊的盛隆客栈前,正欲投宿,伙计却拒绝让他们入住。

念及方圆十里再无第二家客栈,戴胄只得求伙计行个方便。伙计稍作犹豫,终于答应了。戴胄拔腿进店,没走几步,便从余光里瞄见一个艳若桃花般的年轻女子,身形一闪,人便隐进了后院。

这时,伙计重重叹了口气,说客栈掌柜姓方,已年近六旬,体虚多病,不久前遭邪气侵身,不幸沾染鬼疰之症,近日愈发严重,连连咳血。说着,伙计指着客栈中的百年梧桐树上的乌鸦说:“凶鸟头上转,祸事在眼前。如果方掌柜挺不过此劫,唉,夫人还那么年轻,真是可怜!”

伙计口中的夫人正是戴胄刚才看到的美貌女子佟月娘,她比方掌柜小了几十岁。方掌柜若闭眼蹬了腿,那她真就成了小寡妇,日后的生计也定然难熬。

等伙计将两人引进客房,退出后,戴胄压低声音对老仆说:“柳伯,你发现没有,刚才伙计守在门口,表面拒客,眼底却暗含窃喜,似在专等我们上门;而且,虽然
民间

传说
乌鸦是凶鸟,实则不然,乌鸦属于食腐鸟,喜欢追腥逐臭吃烂肉罢了。”说到这儿,戴胄抬手摸向后脖颈,发现有些黏黏的,老仆看了一眼,便惊得叫出了声:“是血!公子,你受伤了?”

正在这时,客栈后院的佟月娘突然大哭了起来,她吩咐手下道:“掌柜的晕倒了,快去请孙郎中!”

戴胄和老仆刚跨出客房,就见伙计捧着痰盆心急火燎地跑来。许是跑得太过匆忙,脚下一侧歪,痰盆脱了手,盆中血污溅了一地。伙计也顾不上收拾,撒丫子冲出了客栈院门。

方掌柜得的是鬼疰之疾,也就是肺痨,在当时是令人闻之色变的夺命绝症,咯血之时最易传染。谁知,戴胄居然蹲身查看起了那滩污血,还伸出手指触了下去!

片刻光景,孙郎中到了,他径直奔向客栈后院的一间闲置客房。而趁伙计去请郎中的这段空当,戴胄已围着客栈转了一圈,发觉偌大的客栈内仅有他和老仆两个房客。应该是伙计借乌鸦和鬼疰之名,把投宿者全给吓跑了。他们为何自曝家丑,放着钱不赚?又为何装模作样选中他们这一老一小?就在戴胄暗暗思忖之际,店内变故横生:戌时刚至,方掌柜竟然死了!

不一会儿,伙计哭丧着脸走进了门,边返还银子边央求道:“两位客官,小的代夫人恳请两位多留一会儿,给县丞大人作个证。我这就去县衙请人。”

戴胄突然明白了,伙计留下他和柳伯,敢情是为了给方掌柜作证—这家伙是肺痨,咯血咯死的!此言一出,县衙来人恐怕连门都不会进,打个转掉屁股就走。他和老仆与掌柜素昧平生,说的话有可信度,加上乌鸦叫,更让这一切看起来顺理成章,但正因为这样,恰恰说明此中有鬼。

“鬼在哪儿?”老仆问。

眼见孙郎中欺身过来,戴胄突然蹲身撞去。孙郎中躲闪不及跌坐在地。趁此机会,戴胄撒腿便逃。可跑着跑着,一不留神又撞进了一个黑影的怀里。

此人居然是暴毙入殓的方掌柜!

戴胄很快琢磨出了个大概:这老家伙并非还魂诈尸,而是诈死。可是,他为何要装死?运送、埋葬他尸首的佟月娘和伙计又去了何处?

方掌柜道:“孙郎中,这小子好奇心太重,知道的也不少,留着他早晚是祸害。”

孙郎中诡笑道:“帮忙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我知道该如何做。嘿嘿,那盛隆客栈的价格?”

方掌柜一咬牙,说:“我再给你让50两银子。”

“痛快!”孙郎中顿时凶相毕露,“小杂种,忍着点,老子这就送你去陪那对奸夫淫妇。”

“他们在哪儿?”戴胄问。孙郎中忽地亮出行医银针,兜头扎向戴胄的死穴:“废话,死人当然在坟中,在棺材里!”

在这生死关头,老仆柳伯与三五个手持朴刀的捕快快速赶来,三下五除二便制服了孙郎中和方掌柜。危情解除,戴胄一把薅住方掌柜的脖领,急问伙计和佟月娘的下落。方掌柜较上了劲,紧闭嘴巴一声不吭,倒是孙郎中识时务,为争取宽大处理,忙不迭地喊:“快去乱坟岗,他们被埋进了乱坟岗!”

一路急行,当捕快奔进乱坟岗,掘开坟坑撬烂棺盖时,佟月娘和伙计已奄奄一息。

过堂审讯前,戴胄已将此案推演得有条不紊—方掌柜觉察到妻子与伙计的私情后,恼羞成怒,发誓要严惩这对居心叵测的狗男女;与此同时,为达到霸占客栈财产,长相厮守的目的,佟月娘和伙计也动了恶念。

没多久,机会来了,方掌柜染上风寒,卧床不起。佟月娘大喜,私约孙郎中许以重金,想让方掌柜“合情合理”地病死,孙郎中立马答应了。孰料,方掌柜暗中收买了孙郎中,他说,只要孙郎中帮他,他愿意把盛隆客栈以最低价兑给他。孙郎中立马反水问如何帮?方掌柜说:“让我死!”

于是,在孙郎中的帮助下,方掌柜“染”上人人畏而远之的鬼疰绝症,并开始咯血,不过是孙郎中偷偷给他备下的鸡血狗血。此间,佟月娘和伙计也没闲着,用死耗子招来凶鸟乌鸦造势。

前戏做足,恰逢戴胄和老仆这对老少人证登场,方掌柜马上“死”了,死得像模像样,还骗过了官衙中人。运到乱坟岗,等伙计挖好墓穴,方掌柜又准时复活,当场吓得伙计和佟月娘魂飞魄散,抖若筛糠,迈不动腿。方掌柜将伙计和佟月娘埋葬后,带上积蓄欲连夜远走他乡,可万万没料到,正是被他视作最佳证人的戴胄却坏了他的好事搅了局。

次日,经拷问,整个案件与戴胄的推测如出一辙。可仵作仍满眼的难以置信:“孙郎中倒入棺材的是石灰,气味极其刺鼻呛人,方掌柜又如何忍得住?”

戴胄微笑道:“那布袋外层沾的是石灰不假,但我敢断定,袋内装的当是糯米粉。”

果不其然,孙郎中招供,袋中还真是用来掩人耳目的米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41.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